谈谈我在疾控中心工作一年的经历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1-24 04:34   93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 2015-10-02

 

答应过各位战友要写一篇关于我在疾控中心的一年的文章的。现在有时间了,在这茫茫南海上,给大家发回这篇报道。

美国CDC,名字听起来多响亮啊。带着对CDC的神秘感,我在千回百转之后,去了一家市级疾控,从事实验室工作。

 

那时,正式甲流肆虐全球的时刻,受非典影响,我国政府加大了对甲流的防控力度,在全国建立200多家流感监测网络实验室。我被招进来的主要工作是协助建立实验室和完成甲流的病毒学监测工作。

 

我刚进去的时候还没有编制,是按合同工算的,单位在帮我跑关系。一个月后,我的编制搞定了,但是还是从见习期开始算,每月扣完后到手1800大洋。

实验室建设进展挺快的,我去的时候基建规划刚做好,一个月后完成的差不多了,设备招标也在一个月内完成,当然,我无权参与这些核心工作。顶多提供一下意见,比如还需要什么东西,哪家的东西比较好。其实说了跟不说差不多,我们不是首创,按别的单位的实验室建设内容走就差不多。

说实话,国家现在确实是在修补在预防医学领域的大窟窿,这个短板在非典时期被暴露的一览无余。我们科副主任曾对我说,“咱单位以前差点倒闭,混不下了,忽然来了非典,日子一下子好过了”。医学的三大主要分支:临床,基础,预防,我觉得相同级别的单位,预防医学的是最差的。省级医院,省医学研究所和省疾控,跟自己所在学科于国际水平比,预防大都是最差的。我们单位的基础建设就没上去,非典时期各地疾控都拿到经费建新大楼了,而这个单位错失了这一机遇,目前的办公场所还是六七十年代的老楼,甚至,两座楼里没有卫生间,上厕所需要到设在院子一角的旱厕去上。你们知道什么是旱厕吗?百度一下吧。

广大医生在抱怨政府不给医院投入的时候,想想那些疾控的工作人员吧,它们原来也是拿不到政府的投入的。过的日子更惨。虽然压力小,没有医疗事故的烦扰,但是,穷啊,后来实行阳光工资,成了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就是工资不用自己挣,别的没有额外收入。

再说工作上的事情吧。科室里除了主任就是我是男性,有4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是合同工,我们几个年龄相仿,性格又都比较好,相处起来很融洽。科室氛围非常好。干的活轻车熟路,读研期间都干了2年的活了,换汤不换药而已。不同的是,在这里开展工作都要拿到批准,或者说要经过考核,合格后才可以开展。包括什么基因检测,HIV检测等等,一大堆。HIV检测不难,ELISA呗,就是质量控制挺麻烦。艾滋病检出率逐年提高,我差不多每周要去一次省疾控,因为要做艾滋病确证实验才能最后发HIV阳性的报告。记得第一次去省疾控送样品的时候,我很别扭,毕竟当时曾经差点进来,结果我被刷掉,有一种被人**了还要给人钱的感觉。尤其是见到那个把我挤下去的女生,反正就是不爽。

不爽归不爽,工作还是要做的。我们几个年轻人一起,各有所长,我在技术上比较熟练,搭档在整理文件归档方面很有耐心,我们先后通过的省疾控和国家流感中心的盲样质控考核,正确率100%。这在全省属于前6位的。要知道,原来我们单位在全省属于倒数的水平。卫生局和单位领导都挺高兴,我们自己也觉得脸上有光。

这几天工作忙点,接着说吧。没想到真有人去查什么是“旱厕”。

第一阶段的工作成功开展了,从10月到来年2月,几乎忙了4个月。疾控就像救火队,已有疫情,人员就经常加班加点。那时候,整个单位实验室和传染病防治科室最忙的。某地有可疑疫情了,应急队就要赶赴疫点,做流行病调查,实验室人员采集咽拭子标本,完事后会实验室开始做检测。标本处理,提取核酸,RT-PCR,分析结果。出了 结果后报给相关人员,传染病防治科再根据实验室结果决定采取什么应对措施。开始的时候实验室还没开展这项工作的时候,标本要送到省疾控去做检测,那是我市第一起可疑暴发点,主任一晚上跑省疾控折腾了4趟,一趟就要2小时,一晚上没睡觉。实验室的灯经常亮到深夜,最晚的一次我们凌晨2点等结果。不过时候感觉还是很有意义的。同时也感慨我国对疾病预防这一块确实丢掉了太久了。一个地级市CDC,连基本的基因检测都开展不起来,怎么指导疾病防控啊?连来的敌人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打?

在疾控做实验最爽的是不用太担心钱的问题,买的仪器都是进口的,什么实时定量荧光PCR,梯度PCR,非常时期,政府拨款,专款专用,说就是用来实验室支出的。这样也好,如果再像读研期间自己刷瓶子,高压耗材,时间根本耗不起。

4月份开始,手足口病抬头,借流感实验室的设备,添加的几件处理大便的仪器迟迟不到货,我们在全省第二梯队实验室率先开展了咽拭子检查。

手足口病稳定下来后,主任安排我去分离病毒。这是我们市没有做过的事情。谁都没有经验。我只养过细胞。还不是MDCK,不过我觉得无非是养羊和养牛的区别吧。拿着国家流感中心的指导书,先仔细研读,前面细胞培养部分很熟,但是到后面种病毒,收病毒,鉴定病毒,尤其是病毒分型,从没有搞过,特别是一直数学不好,对那些滴度啊,倍比稀释啊,多稀释几次我就晕了。搞了好几天,不懂的查资料,最后才在纸上搞明白。

接下来2个月的实验,一头扎进实验室,几乎天天鼓捣那些小东西,比养孩子还累。后来副主任说,当时看到我一个人在封闭的实验室干活,特别感动,哈哈。说实话,我干活还是很负责的。这是后话了。

第一株病毒乙型流感victoria系,当时懂行的都很高兴,毕竟是第一次拿到毒株。我作为通讯员,写了一篇报道,发表在当地报纸上。2个月时间,一共分离了200多分样本,共分理处十几株流感毒株,送到省疾控和国家流感中心做复核。当时没觉得怎样,后来才知道,这项工作给我们单位赢得了巨大的荣誉,省卫生厅开流感大会的时候点名表扬我们单位,因为我们在比较落后的条件下,是全省第7家,也是第二批实验室中率先拿到病毒株的,为此,新的一年的流感防治工作,我们的拨款几乎增加了一倍。领导蓦然发现,实验室工作也会带来经费支持的。

 

在疾控一年参与的另一项工作就是艾滋病防治。严峻的形式大家从各路媒体上都可以得到,我那一年,我们地区新检出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是过去5年的总和!性传播占90%,其中,同性性接触传播占30%,这也是这几年最关注的一点。疾控中心经常搞一些外展活动,就是借助彩虹组织(同性恋者组成的志愿组织),组织一些同性恋者聚会活动,对其开展艾滋病干预,初衷是让他们一传十十传百,也就是同伴教育。以此来干预这一人群的行为,降低艾滋病感染率。这一年来,参加过2次这样的活动,在实验室也时常接待来自愿抽血检查的同性恋,我不得不说的是:

1.同性恋没有错,但是性乱就不对了。

2.没必要为自己是同性恋二自卑,但是也没有必要那么高调,以平常心过好自己的生活不难吧?素质高低与性取向无关。

3.目前艾滋病干预的初衷在发生变化,有的可能仅仅是为了利益,而不是为了控制艾滋病的蔓延。

工作的事情大体上就这样了。踏实,认真,细心,耐心,责任心,工作不在话下,因为谁都不笨。

工作后,生活上的事情接踵而至,最直接的就是相亲。

疾控中心在当地还是比较好的单位,因为是全额事业单位,再加上这几年国家比较重视,工资发放问题不大。但是想发大财几乎没戏。全国疾控的一个通病,职责不明。说是事业单位,要搞技术的,但是行政色彩比较浓,跟省疾控的那帮实验室人员谈,大家也是这样的看法。说行政不行政,说技术不技术,我不知道美国CDC是怎么运作的。也许跟CDC大卫生的观念有关,大范围疾病防控不动用行政资源几乎寸步难行,但是,技术上不去,出去防控自己底气都不足。外行指挥内行的事情很普遍,没办法,国情所致,我一直觉得,等到70后以及以后的人上台执政后,国家的面貌获取会有大改观。因为目前在台上的50后,60后大都没受过什么正规教育,正好赶上***,想法太“***”了。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公务员都是大家想的那样的,不是所有的全额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都那么爽的。我们在稳定工作的同时,要承受经济上的压力。阳光工资后,不允许发奖金,因为我们不是盈利性的机构。出差去省城,一趟10块钱。加班费原来30块,后来领导压缩到了15块钱。我见习期,每月基本工资只有1800块,用我爸爸的话说“我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你挣多少钱“,念书念到研究生了,我们村的最高学历了,挣得连初中毕业打工的都不如。唯一说的过去的就是”是吃皇粮的“每次回家我妈总是会给我点钱,我不好意思要,快30的人了,每次回家买不了多少东西,却还像妈妈要钱,自己都难为情了。

当时相亲,一个谈的蛮好的,说怎么着也得有房子啊,没房子怎么结婚啊。于是,我找中介垫资运作了一下,贷款买了一套二手房,结果每月还房贷就1200,更无聊的是,获取人家看我买房子也买个二手的,真不是有钱的主,不跟我联系了。

 

生活啊,为什么总是那么跟我开玩笑呢?就当投资了。4月份,我房子手续全部办完后,卡里还剩下226块钱。我在日志上写了一篇纪念文章“从226起步”。

如果你们是我,会怎么生活啊?其中一个月,3个朋友结婚,我随完份子,还完房贷,一分钱也没剩下。

来源:丁香园

主编微信:healthedit,欢迎志同道合的公卫人与有意合作的伙伴添加交流!

 

 

阅读原文

 
长沙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
 
QQ  公共卫生学院
Power by 建站之星 |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